费话多

【农坤】未识何谈忘

*仅供娱乐*
*不阔以上升真主*
*撞梗我就……删了*
*依旧是xxj文笔,慎点*
——————————————————————
   “农农!”一位戴着口罩的少年朝他跑去。
   “啊?你是粉丝吗?”他露出了招牌的微笑,脸上的褶子也把他的兴奋表露无遗,“哇塞我还有这么忠实的粉丝?今年我都出道……”
  “五年整……”被他所成为“忠实粉丝”的少年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这么多年,可爱和天真还是没有变啊,明明已经是二十多岁的男孩了……可是为什么偏偏忘记了这个深爱着他的他呢。
  他是陈立农,五年前他和眼前这个忠实粉丝曾幸福的拥抱在一起。

 
  五年前,他们一起出道,在四月六日的甜蜜互动让粉丝发现。
 
  “你们疯了吗?在摄像机面前……手!”
  陈立农慢慢把手放开,蔡徐坤也慢悠悠的松手,眼看就要把手撒开了蔡徐坤还扯了一下陈立农的衣袖。
   天呐……
  “我们只是抱一下……再说了谁会在意片尾,就算在意到惹,也会以为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啦~经纪人哥哥你这么森气干森莫啦。”农农对着经纪人哥哥撒着娇,诶……上次对坤坤用台湾腔撒娇是在森莫,咳,什么时候他都记不清楚了。
    坤坤在旁边虽然对陈立农对经纪人撒娇这件事情气fufu的,你不是说你是不撒娇的吗,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但是,蔡徐坤还是跟着他一起撒娇讨好经纪人。
    经纪人叹了口气,本来一大堆骂他们的话都收回去了,说:“算了算了,你们要谈就谈吧……但是不可以再镜头面前!也不可以太过分!”

  “可是你们想好了……不仅仅是时间问题,而且被发现了的话……”
  “嗯!”两位少年的眼里是坚定,更是喜悦。
  于是他们就过上了没羞没臊时不时互虐一下的幸福生活。
  -end-

(没错我就是这么皮)

  这样的生活仅仅维持了一年半。
  他们分开了。两人被公司安排的不可开交,见面的机会,没有了。是的,完全没有了,就连打五分钟的电话都是奢侈。
  五年来,陈立农发了专辑,拍了新戏,试着当了主持,又试着导了一段电影。可是重围依然奶凶奶凶的唱成“葱味”依然不变。
  五年来,蔡徐坤过回到节目当导师,同样发了单曲,各种行程安排的不可开交。可是再唱起《Forever》的时候,依然是再破音以后撒娇的一笑。
  明明他已经吐字清晰不需要字幕……
  明明他的高音已经不在话下……

 
  出道五年了啊……你怎么就把我忘了呢……
  你不是说我就算全副武装,混入人群中你都可以认出我吗?没事没事太久没见认不出来也没关系,我把口罩拉下来给你个惊喜。
  蔡徐坤这么想着,把他的口罩拉了下来,大喊一句:“Surprise !”
  陈立农依然笑着迎合着他,没有一点更多的惊讶。
  “我给你签个名吧!”说着陈立农拿出了纸笔,和一张照片。
  真的忘记了吗?最近也没有说陈立农出车祸的头条啊?
  可能他从来没记得过……未识何谈忘,是吧。
  陈立农认真的牵着名,蔡徐坤愣愣着看着他。
  “我是……蔡徐坤啊!”蔡徐坤看着他,他的眼睛就像下雨天的星空……语气里满是委屈。
  “蔡徐坤是谁?有点耳熟哦……是不是……”陈立农挠挠头,做出很苦恼的样子。
   不记得也罢了……




   “等下!签名给你!”
   蔡徐坤接过签名,看了一眼,上面用金色的繁体字写着“致最爱的人的签名照——陈立农。”
   “笨蛋!”
    陈立农假装不知道的样子,摸了摸下巴,突然眼睛一亮,望着蔡徐坤说:“哦!我想起来了!蔡徐坤是我的男朋友!”
   像回到“决赛夜”那样,他牵起了他的左手,把他抱在了怀里。蔡徐坤哽咽着说:“我才不是你男朋友!我是你老公!懂吗!”
   “嗯!”

-end-
————————————
要是写的非常尴尬的话,我就……删掉了?
因为我自己写的时候都觉得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告辞

【坤农】守株待农(番外)

*仅供娱乐*
*勿上升蒸煮*
—————————————————————————————————— 00
  陈立农到底离开坤坤那段时间去干嘛了? 不告诉你们。 略略略。 其实就是找到一个山洞,里面有个仙女姐姐,然后就修仙知道吧,修掉了兔耳朵。(没错这又是玛丽苏情节了,慎点)下面是哄骗现场。
  “嘿,小兔子,你想让你的兔耳朵不见吗?”
  “想啊想啊,这样就可以在坤坤和坤坤朋友面前变成人形了呢!”依然对陌生人没有防备。 “我可以帮助你哦~”
  “可是坤坤哥……”陈立农终于想起了大明湖畔的他坤哥。
  “没事没事,几个时辰而已。”
  “好吧!” 好在仙女姐姐没对他做坏事,只是帮他变没了耳朵。
  可是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他坤坤哥就等了那么久。

01
  他乖乖的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他坤哥。没想到换来一顿臭骂。
  蔡徐坤捏着他的脸,凶巴巴的训到:“你怎么能信陌生人的话呢!人家没对你做什么还好,要是人家吃了你怎么办啊!兔子肉可以吃的啊!还有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啊……”
  “可是我想坤坤可以带着人形的我出去啊……”陈立农眼皮垂了下去,头也耷拉着,委屈巴巴的睹着嘴。
  蔡徐坤本来还有一大番话要教训,可是看他可爱,原谅你了。
  “以后只有你坤哥可以信!”
  “好~”农农对你笑笑嘞。
  “衣服哪来的?”
  “仙女姐姐给的。”
  “换回我给那件。”蔡徐坤突然出现的占有欲。
  “不见了……”
  陈立农的两颊红红的。
  蔡徐坤看着他的脸,想:兔子的脸好好捏哦。

02
  这里温州少爷贾富贵,我我我人生第一次撩汉失败了。虽然之前只撩过我家叫范丞丞的。
  返程is watching you
  好好好,夫君,夫君好不好,夫君。
  好了我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我隔壁的蔡徐坤,我怀疑他疯了。就算皇宫里那太医来都治不好的那种。
  就一天我看见他没带他的兔子,第二天我就看他没来耕耘。第三天他来了,但是不干活。就坐在旁边的木桩上,然后后面几天哦不每天都是这样。他一脸惆帐,怀疑他捡到金子了,正愁怎么花。
  他家兔子怎么不跟他一起愁啊。
  然后他就一直这样。不是就一点金子你要是不会安排你可以给我家啊,我和我夫君去游山玩水啊。
  后来我看见他带了一个比他还高的阳光大男孩,我的天那个笑容比太阳还暖啊!
  “诶夫君前面有个很帅的公子我们去撩一下。”
  “对不起,不行。”
  于是我不顾忌我夫君的死亡凝视,跑到了我阳光大男孩的身边。

03
  于是黄明昊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假装手里有东西,跑到公子身边,说:“公子公子,我有个东西你要不要。”
  陈立农一跳跳在了坤坤身后,朝着黄明昊说:“坤坤说,是有他可以信。”
  黄明昊一脸愕然,一是他居然第一次失败了,二是……
  “坤坤……?”居然他可以叫坤坤?他黄明昊要是这么叫……
  “只有农农可以这么叫!”蔡徐坤的拳头抬起来了。
  “坤坤哥,坤坤哥,我错了,错了还行吗。”
  他的返程正捧着个西瓜和隔壁的朱仙子看戏呢。
  原谅农农笑出了声。
  蔡徐坤把手放下,陪着农农一起笑。
  疯了,疯了,一定是疯了,我居然看到坤坤笑了,神志不清了我。黄明昊摇着头走回他返程身边,范丞丞也是一脸迷茫,问黄明昊:“你看见了吗,坤哥笑了?”“谁博得了冰山美人一笑?”对哦他还没问名字呢。
  “啊?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哦~你是坤坤朋友吧?”
  不敢当啊。
  蔡徐坤突然超凶的说:“不行!你只能叫他……农哥!农农只能我叫。”
  “好的农农。”黄明昊不怕死的叫了一声,刷刷刷的然后飞快的跑回返程身边。
  “朱正廷!帮我揍他。”
  “好的坤哥。”
  一顿爆揍。
  返程在一边,他觉得他可能笑瘦了20斤。

04
  “你发现没,坤哥越来越不凶了。像个小娇妻一样。”黄明昊又在一边说风凉话。
  “我上次去坤哥那偷菜坤哥都没打我。”返程接到,“不是你老关注他们干什么啊。”
  “嘘嘘你看,坤坤靠在农农怀里诶!一半不是农农靠在坤坤怀里吗?”
  “啧啧啧,爱情的力量。”
  “诶我买了个礼物给你诶,你知道是什么吗?”完蛋黄明昊又开始了土味情话模式。
  “啊?”返程内心:完蛋了又是土味情话,算了自己的媳妇哭着也要宠着,配合吧。
  “买了个枕头送给你。”说着把范丞丞的头按在了他的怀里。
  “烦你!”说着挣脱了黄明昊的怀抱,把他按在自己怀里。

——————————————————————————————————
鬼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烂的文我还可以写出番外。
其实是看到有小可耐两天前催更。
我真的不是拖我只是刚刚看见。
加了皇权富贵,但是我偏不带tag。
随便看看吧。
然后厚颜无耻的求一个赞……

【坤农】守株待兔(下)

*仅供娱乐*
*勿上升正主*
*厌恶玛丽苏,慎点*
*xxj文笔,慎点*
——————————————————
11
  昨晚是个平安夜。
  蔡徐坤刚从有某农的美梦中清醒过来,觉得怀里少了一个温暖的大男孩,觉得眼前少了一对星眸。却不知手中好像多了一个粉粉的棉花团。
  “农农?陈立农?”
  “嗯?”陈立农听到坤坤哥的叫唤,马上把自己从有某坤的美梦中拽回现实。
  “诶你怎么变回兔子了?”
  “我觉得这样比较习惯,也比较舒服诶……我还可以变回来的哦!”说着就坐了起来。
  “不,不用了,这样挺可爱……咳咳我是说挺好的。”还可以抱在怀里……
  “好的,坤坤。”
  “走吧。干活去。”干农活是说不出来了。
  农农从床的一头蹦向另一头,刚想往下跳,看见那惊人的高度就往后缩了几步。
  “噗,傻兔子,来……”
  没错又是这么顺理成章的躺在了他坤坤的怀里。
  “你怎么会讲人话啊?”蔡徐坤随口问到。
  “不知道诶……”小兔子吧头低了下去,爪子放在了下巴上,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太可爱了吧!
  “大概是因为禽有禽言,兽有兽语,上帝是公平的,所以给我们都是相通的吧。”农农说完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坤坤。
  可是坤坤则吧红着的脸别了过去。
  “坤坤?”
  “叫坤哥!”
  “坤坤~”
  “……”
  “坤坤~~”
  “……嗯。”

12
  我叫贾富贵,对没错我丈夫是返程。每当我撩我的福西西的时候,我的福西西还没反应,他就大老远的瞟了个白眼过来。
   可是今天,我看见他怀里多了一只兔子?
  我像以前一样开始用我的老烂梗撩我的福西西。
  “你觉得我今天怪怪的吗?”
  “啊,怪可爱的是吧……”
  “不,我怪喜欢你的。
  诶,怎么没有感受到蔡徐坤的白眼?老天爷啊!坤哥在笑,娇羞的笑。
  “诶农农,我有一个超能力。”
  “是森莫啦?”
  “超喜欢你。”
   之前嫌弃我的,是蔡大奎吗?你不是我坤哥,你清醒一点!还是我不清醒了?
  返程:我媳妇我先带走了,打扰了。
  之后的每天,都是
  这样!

13
  一天,不像以往一样,把农农出门,冬至了,天气冷,在家怪怪的带着。
   明明不冬眠,但是农农还是很快睡着了。
   蔡徐坤这才安心出门。
   “农农~我回来了。”今天把它留在家应该没事吧。
   “农农,我带了萝卜哦!”难不成又藏起来了?
   过来好久,依然不见农农。
   蔡徐坤的心里浮出万种可能,最坏的,最好的,如乱麻一样缠绕在一起。
  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田边的木桩上,多了一点什么,又少了一点什么……
-end-
 

  当然不会完结啦!这辈子都不会写虐文的!(完蛋了又立flag)

14
    蔡徐坤向以往一样坐在木桩上,他的小兔子,还不回来吗?
    正当他认为小兔子不会再来了的时候。
   “duang!”
  是一个男孩,一个温暖的大男孩,撞在了蔡徐坤身上。
  “坤坤!”
  “农农?”先是惊讶,后是暴风式哭泣(对不起出戏了)。
  “你去哪里了?”
  “秘密啊~”

【坤农】守株待农(中)

*仅供娱乐*
*勿上升正主*
——————————————————
4
  我叫陈立农,我是一只爱吃萝卜的哺乳动物,简称兔几,啊呸兔子。陈立农呢,是不会撒娇的。给大家我介绍一下我和小哥哥,hhh(痴汉笑)

5  
  一天我在吃草,由于天气又热我又找不到萝北次,心情非常的烦躁。
  就在正午的时候,我闻见了胡萝卜的味道,我抬起我可耐的大眼睛一看,哇塞一片胡萝北!果然先苦后甜!于是非常开心的跑了过去。   就在我刚想把餐巾系好(你是一只兔子!)啊呸拔萝卜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非常帅的小哥哥!天哪那是什么宝藏男孩,太帅惹!这片胡萝北是小哥哥的吧,我去问下小哥哥可以吃吗?   于是我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诶?我是兔子诶……兔子怎么跟人讲话……
  正当我要停下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duang”   诶我的脑袋好痛,怎么晕乎乎的呢?   “喂,小兔几?”“好像不会说话诶……”   诶我升天了吗?遇到天使了吗?天使的声音好好听哦!   “今天晚餐是不是有着落了?”   什么?天使还要吃兔子,我要跑,哎呀动不了。  
诶我躺在天使的怀里了吗,好暖哦……  
  睡一会……
6
  这是哪里啊,好暖哦。头还有点痛,眼睛睁不开,我,我没死?没死怎么遇到天使啊…… “……有胡萝卜喔~”什么胡萝卜? “……”听不清啊。脚步声,诶怎么走了,别走啊天使哥哥。 眼好像可以慢慢睁开了。

(接下来就是第三人称了)

(应该就是第三人称)

7
  小兔子的眼睛慢慢睁开了,它从桌子上跳下来,转啊转啊,这个地方暖暖的诶,是天使哥哥的家吧。陈立农想。(所以他陈立农丝毫没有想逃跑的意思,虽然是你哥哥但是也要长点心啊!不要模仿……)
  (接下来是玛丽苏情节了!慎点!) 农农跳到了小葵睡觉的地方,倒腾了一会,头沉沉的,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反正睡不到床上,不能上小葵的床定论。 “小兔子你怎么在地上睡着了?”蔡徐坤吧手里的萝卜放在桌上。 刚想吧农农抱起来,他就咂了咂嘴。 兔子也会咂嘴?太可爱了我的老天爷啊!
   (作者:我真的不知道兔子咂不咂嘴)
  于是他轻手轻脚的吧这只会咂嘴的小兔子放在了他的上,自己也去洗了澡刷了牙然后上床睡觉去了(借小猪佩奇)
   同床诶!不会发森什么吗?

8
  农农又醒了,他发现这个屋子好像小了一点?身边是天使哥哥! (一下内心戏)有点冷了,他的毛呢?等……等下,我好像不是兔子了! 建国以后不能成精啊!还,还没建国哦……应该像天使哥哥一样,找一件,emmm,毛……穿? 陈立农蹦啊……走啊,走到门口,发现一件好像可以穿的毛。于是缩在了那件毛里。一点都不暖嘛……他的耳朵耷拉了下去。
  诶成精了怎么有耳朵?要慢慢进化(???)的嘛……其实就是可爱。

9
  蔡徐坤被外面的动静吵醒,一出去就看见一个人,不对人没有耳朵,也没这么可耐……兔,兔没这么大只,也,也没有这么可爱。一定是没睡醒,对。
  “天使哥哥!”
  “啥?我叫蔡徐坤……”
   “天使哥哥……”
   “叫坤坤哥哥……”
   “坤坤哥……”农农委屈,农农不说。
   蔡徐坤觉得这个梦真实了一些,于是就放弃挣扎,这么可爱!是人是兔有啥区别!于是就转身,走到农农身边。

10
  “农农?”
  “嗯!陈立农!”
  “你怎么了?”
  农农摇头,他的兔耳朵跟着摇。太可爱了!
  “咳咳。”
  “坤坤哥我冷……”
  “你蹲我蓑衣里,又不暖,能不冷吗,我给你拿衣服……笨蛋。”
  农农拽住坤坤的手臂,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坤哥。
  “马上拿回来。呐”说着在桌子上拿了跟萝卜放在他手心里。
  坤坤找了一件衣服让农农自己穿上。
  “我不会……”
  “那能怎么办?”
  “你帮我穿!”
  “不行!”这么纯洁的小兔子我不可以动!别人也不可以动!
  农农嘟着嘴,折腾了半,终于把衣服好像是穿上了。
  “笨蛋。”坤坤看了他一眼,低头悄咪咪的笑了笑,明明一只比他高的兔子,怎么这么可爱,然后帮他整了整。
  “坤坤,困。”
  “去睡觉。”
  “你陪我……”
  “嗯。”
  如果是梦的话,那就不要醒来好了。

【农坤】【坤农】守株待农(上)

*仅供娱乐*
*勿上升正主*
——————————————————
1
  “我叫蔡徐坤,是个干农活的人(///),简称农民。性别男,爱好女(兄dei你想清楚了)。好的无子无女,还有一只兔子,住在我心里。”
2
  一天蔡徐坤在耕田,由于天气炎热,蔡小葵附体,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天哦热死啦……”抬头一看就是隔壁的叫贾什么富贵的正和他家福什么西西的在屋檐底下,可开心了。悄悄哼了声,嘟囔着:真让人伤心……就扔下可怜的锄头,离开了“人间地狱”,哪凉快哪待着去了,全文终。
  啊呸。
  蔡徐坤坐在旁边比较凉快的木桩上,拿着草帽给自己扇风,想着:要素是天桑掉馅饼就好惹……(咳咳)要是天上掉馅饼就好了,我就不用晒太阳了。掉个丈夫也好,我也想晒恩爱。
  “白日梦做够了我去耕田了唉……”蔡徐坤带上草帽,慢慢站起来。
2
  “duang~”就在蔡徐坤转身那一刻,一只兔子撞在了木桩上。
  小兔子躺在地上,手和脚还在颤抖。蔡徐坤回过头,抓起了那只兔子。打量了一番,眉头一皱。
  “喂,小兔几!”
  “好像不会说话诶……”
  蔡徐坤突然想到什么,阴险的笑了起来:“今天晚餐是不是有着落了?”
  小兔子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咋滴了突然抽搐了一下,蔡徐坤忙把它像个宝宝一样抱在怀里。手指探了探它粉红色的鼻头,还好,没死。“养肥了再吃吧……”说着就温柔的抱着它往家里走。
  锄头:哥我还在田里呢。
3
  “小兔子你要洗澡吗?可是很凉诶……”
  “小兔子你要吃东西吗?我有萝卜哦~”
  “小兔子你要擦药吗?我好像没有药喔……”
  “我给你取个名字呗……诶你的毛好像粉粉的……叫你农农好不好?”
  “我去给你拿萝卜~”
  刚才好像有谁要吃掉农农呢~“谁!我去砍他!”
  某只小兔子的眼睛慢慢睁开了……
——————————————————
农坤女孩在这里给您问好。
如果你很忙。
你可以再见了。
第一次写文(我真的不是打感情牌)
格式错了请骂我。
说我写的烂我会继续写,
骂了我说明你又在看,
谢谢。
反正没人看我在嚷嚷什么……